《橘子红了》:一曲爱情的挽歌,藏着女人最深的痛

安意如说过:“爱情,更像是邂逅一场盛景后,摆出的美丽苍凉的手势。”

《橘子红了》就是把爱情的凄美演绎到了极致。

这是一曲关于女人梦碎与情断的哀歌,她们的美丽与哀怨,她们的觉醒与沉沦,透过屏幕直击人的心灵。

嫁入容宅里的三位太太,三位女子,她们追求爱、渴望爱、守护爱、更想留住爱独享爱,最后却都不能如愿。

大时代背景下,她们有着各自的的不幸,世俗礼教占了一部分,归根结底最主要还是自身原因:对待爱情的态度决定命运的走向。

卑微的姿态 换不来甜蜜的爱情

大太太美菱,她用尽毕生的心血和气力裱糊着透风漏气的爱情残墙。

“橘子红了我就回来”是丈夫也是她口里的老爷容耀华,临行前许给她的承诺。

她守着这句话,梦着等着,望眼欲穿。

她和丈夫是一见钟情的姐弟恋。

虽贫富悬殊,他们却不顾双方家人反对,最终走到一起。

短暂的甜蜜总会被细碎的日子打败,算命先生曾经的话更让丈夫彻底失望。

算命的说娶了她注定无后、家道败落。

他义无反顾地去城里打拼,并带走了她的全部嫁妆。

再后来,丈夫把生意越做越大,成为商业巨贾。在灯红酒绿的生活中又娶了二姨太。

丈夫再娶,她没资格阻拦。她每天都在愧疚中背负着不能育后的沉重枷锁,步履艰难。

她守着偌大的橘园日夜操劳,时刻担心着二太太怀孕生子。

无望中等来的转机是她雨天去催租,她见到了秀禾,这个长相酷似自己的女孩令她惊喜。

她笃定这个贫穷秀美的女孩,能帮助她完成一生的心愿。

她亲自操办把秀禾娶进门,接着又花费所有的心思来调教秀禾,她在努力复制一个年轻的自己,为丈夫生孩子来挽留他。

她告诉秀禾,女人结了婚自己的心情是次要,要保证丈夫的心情,并说自己是老爷的,永远不离开老爷,秀禾更不能。

她在自己假想的爱情中沉醉,她把理所当然必须爱丈夫的想法,也强加在秀禾身上。

她在规矩和本分中尽到身为人妻的职责,她处处为老爷着想,处处揣摩老爷的心思,而且把每件事做得周到又完美。

当得知自己一手养大的六弟耀辉和秀禾偷偷相爱,她把这件事隐瞒了下来。

哭劝秀禾、跪求耀辉,是怕老爷受伤。

剧情最高潮的部分,是一张容耀华不能生育的诊断书。

真相大白,三十年的冤枉终于在一张纸上洗清,她没有埋怨,采取的方式是保守住秘密。

她所做的一切终于换来丈夫的认可,可三十年的委屈和付出,等来一句话,到底值不值?

她头顶着家中女主的光环,在虚无缥缈的梦里活着,她小心的想着,讨好的爱着,她活成一个符号、一座深宅的看门人,她曾经的青春年华早就成了这座大宅的陪葬。

《不配》中有句话:毫无保留又一意孤行的爱,像戴着脚镣跳舞,美丽又沉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