球迷早习惯的缥缈目标 足协还在沉迷其中无法自拔

  稿件来源:足球报

  记者陈永报道 2020年12月18日,中国足协发布了《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进一步推进足球改革发展的若干措施》(下简称《措施》)。这份《措施》中很多条款备受关注,比如2023年,中超、中甲和中乙扩军到18、20和30支;调整职业联赛管理结构,进一步明确了足协和职业联赛管理机构(职业联盟)的分工;同时强调发展青训,落实联合机制补偿和培训补偿相关机制。

  其中,在各级国家队目标方面,足协提出:男子国家队力争达到亚洲一流水平,全力备战好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和2023亚洲杯,力求新突破;女子国家队力争达到亚洲领先水平,以参加东京奥运会为目标,力争好成绩。

  这样一份《措施》,和4年前的《2020行动计划》(下简称计划)相比,在国字号目标上低调和内敛了很多。

  2017年1月18日,第十届中国足协第三次会员大会(武汉)通过了《计划》。当时,足协为男足各级国家队设置的大赛目标为:国际足联男足世界排名前70名;2019亚洲杯打入四强;获得2020年奥运会参赛资格;2018年U23亚洲杯进入八强;力争获得国际足联U20和U17世界杯的参赛资格。

  每一个目标都很明确,也非常振奋人心,但这些目标,却一个都没完成。

  2020年即将过去,国足世界排名第75位;2019亚洲杯止步8强;1997年龄段国奥队无缘奥运会;2018年U23亚洲杯小组未出线;至于国际足联U20世界杯,2001年龄段国青队在U19亚青赛预赛阶段就没出线,25年来首次无缘亚青赛正赛;2002年龄段国少队同样无缘亚少赛决赛,更遑论U17世界杯,国少队更是连续两届无缘亚少赛青赛。至于联赛,中乙的规模从32支球队快速缩水到只有20支球队。

  或许是吸取了《计划》的教训,此次足协在目标制定上并没有制定明确的指标成绩。然而,针对四年前的《计划》,中国足协没有公开任何总结报告。所谓惩前毖后,治病救人,虽然说《计划》是上一届足协领导班子制定的规划,但中国足协其实更应该充分总结以前的教训:为什么每一项目标都没有落实?背后反映了怎样的问题?需要怎样努力?

  《计划》的全面失败,是中国足协不可回避的一次事故。事故必然有原因,事故必然有反思。然而,在2020即将过去的时候,我们没有等来对于这次全面失败的总结和调查。我们等来的,是另一个没有任何基础的《措施》。

  2018年世界杯后,日本足球用了整整一部纪录片(NHK出品)从各个角度剖析导致他们最终出局的那14秒(点击文末链接可观看)。当日本足球主动去思考他们失败的原因时,我们却似乎在刻意回避为什么失败了。

  中国足球并不是在发展的道路上沿着一个方向克服重重困难去前进,反而更像是走了一条路,发现很难,再换一条路,又很难,再换一条路,还是很难。看似激情的探索,实际上是在空想中原地踏步。

  这次的《措施》,我们更希望看到国家队绩效考核机制如何真正发挥作用;职业联赛管理机构如何真正发挥作用;2023职业联赛扩军计划如何打造坚实的基础;支出帽和限薪政策如何有效监管;行业监督和社会监督如何真正实现;中超九级梯队、中甲七级梯队如何杜绝滥竽充数;又如何和支出帽实现均衡;联合机制补偿和培训补偿喊了五六年了,到底如何落实。

  “都是。txt文件,没有。exe文件。”球迷们早已习惯了那些飘渺的目标,只是足协还沉迷其中,无法自拔。